当前位置:四不像 > 时尚传播 >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厂长的话:18年以来,“跌落神坛”成了金融业内的大热词汇。作为国内行业里最为稀缺的牌照,信托以“信”为名,可依旧掰不动时代的大腿。前不久,上市信托公司安信信托自曝117亿产品兑付逾期,又给我们揭开这个行业“败絮其中”的一面。躺着赚钱的时代一去不返了,信托业的整体转型已经迫在眉睫。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逾期百亿的自曝


作为唯一一家以“信托”之名挂牌上市的金融机构——安信信托,最近因一纸“自曝”公告,被推上了舆论口的火海刀尖。

业绩变脸、财务乌龙、产品兑付逾期。。。去年业绩报出炉之后,由于相关数据离谱,及内部细节的诸多“矛盾”,上交所于5月22日发函,向安信信托发出“九问”。(相关财务问题过于专业,厂长这里就不展开了):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
面对上交所的“灵魂拷问”,安信信托玩起了“躲猫猫”。

5月31日,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,“由于问询函中部分事项需要进一步核实和完善,故申请延期回复”。。。而这一拖就拖到了端午佳节。6月7日,赶着休市的大好日子,安信就公司业绩、项目兑付等情况憋了一份长达15页的“万字雄文”。这其中,最大的“黑点”在于安信信托的产品“自爆”——其未能如期兑付的项目有25个,而涉及到的资金规模更是达到了令人乍舌的117.6亿元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
具体来说,这里头有13个单一资金信托计划,涉及金额近60亿;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,这部分的资金也有58.17亿之多。而从时间上看,产品逾期主要集中在18年下半年到19年的上半年

消息一出,业内一片哗然,而安信的缓兵之计也未能奏效。节后第一天,安信信托就遭遇了盘中跌停。当然,自揭其短并非“自杀”,虽说涉及金额巨大,但安信的回应也足够“强硬”。

根据公告信息,安信明确强调其兑付问题主要是由宏观经济形式和市场变化造成,属于“短期流动性困难”;另外,其主动管理的项目全部都有抵押、质押的风控担保,换句话说,目前的“灾情”还只停留在“兑付逾期”阶段,理论上并不会恶化成“无法对付”的终极风险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今期四不像生肖图



这点在后来的董事会发声里被进一步“升级”了:“公司信托项目整体风险可控,董事会有充足信心和完备方案解决兑付问题,能全额完成兑付”。 还真别说,就是这么一个轻飘飘的承诺,抚平了安信信托的“二级市场”——可实际情况,真的如此吗?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接连踩雷,巨头陨落


把时针拨弄回两年前,那时的安信信托还是营收第一的“行业老大”。

根据其17年的业绩报显示,安信信托当年的营收为55.92亿元,在同行四不像神兽间雄居榜首。然而仅仅一年之后,安信的这一数据就“突变”成了2亿,缩水幅度高达96%;其净利润更是转盈为亏,由净赚36亿变为爆亏18亿。。。六年的狂奔戛然而止,而且这一停,就落下了万丈深渊。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
从行业第一沦为行业垫底,看似意料之外,其实也在情理之中。

和厂长以往扒过的“巨头陨落”如出一辙,安信信托,也是死在了“环境+风控”的双杀里。

一者,诚如安信自述所讲,去年市场的整体环境并不友好。金融去杠杆、社融规模收缩,2018年的金融业,从网贷、私募再到信托,可谓兵败如山倒。倒也不是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而是整个行业在源头上一同崩坏了。这个时代没有行业的成功者,只有行业的幸存者。

另外,安信也犯了行业的通病——激进型扩张。所谓“盈亏同源”,它近年来的盈利能力确实大幅领先行业平均水平,但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,尤其在“退潮之后”,许多被速度隐藏的风险逐渐显现出来。而作为一家信托机构,安信的风控措施显然做得不够到位。

在投资领域,安信去年踩了两个大雷,一个是“ST印纪”,还有就是大名鼎鼎的“中弘股份”

先说ST印纪。根据2018财报,安信信托因为踩雷ST印纪血亏了10.55亿,占到总资产减值的一半。

真讲起来,这家公司在戴帽前也是一家名气不小的影视股。14年借壳上市时曾自诩为“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”,当年大热一时的《杜拉拉升职记》就是其代表作。公司的巅峰市值曾达460亿,超越过同期的华谊兄弟。

然而,登上了巅峰,也意味着下坡路的开始。

根据相关财报,该公司在2018年巨亏了20亿,业绩不堪使得诸多债务也难以顾及。从去年到今年,不但有数亿资金陆续构成实质性违约,其实控人的股权还因此被全数冻结。

今年4月,印纪影视被突然“ST”,成为退市常态化下避之不及的“垃圾股”。这印纪混不下去了,作为股东的安信信托自然也被祸殃。

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截止到今年一季度,安信信托仍以6.03%的持股比位列ST印纪的第四大股东。而且有意思的是,安信的上车时点就是在公司爆雷的2018年,当时公司股价已有过一波大跳水。现在看来,安信的这波抄底真是失败至极——当时的受让价为12.75元/股,现如今只剩下了1块多。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
除了对股票行情的“判断失误”,安信的债券投资也比较“倒霉”。

去年早些时候,安信信托曾向中弘集团“放贷”5.5亿,并约定以集团所持的中弘股份股票为抵押。而“中弘股份”的结局我们也都知道了,由于政策变动,公司的优质豪宅秒变烂尾楼,致使业绩变脸、股价暴跌,坑惨了大批扎堆的金融机构。当然,安信信托的这笔债权自然也是打了水漂,不但钱没收回,作为抵押资产的风控——中弘股份的股票更是在去年年底就退市了。

股债双杀,从印纪到中弘,这十几亿的亏损只是安信信托“眼光不好”的表面。至于此次事发的重点,那些逾期产品的项目细节,安信方面居然以“信托业务受《信托法》约束并具有特殊性为由”给申请豁免了,说白了就是“拒绝信批”。

虽说安信方面对兑付“打了包票”,但光靠“催债”肯定不靠谱,100%抵押结果无法兑付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,真的能还也要些许时日,做不到实时。可如果资产方真的手头紧,谁能来兜底?靠安信那点可怜的现金流吗?


投资者该如何自处?


其实话说回来,信托界的“刚兑神话”早已被打破。

近年来,由于“大环境”的关系,差不多所有的信托公司都有或大或小的逾期兑付问题。

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在18年68家信托公司的年报中,只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公司实现了净利润正增长,且均以“背景大”的央企系和“小而美”的中小信托为主。

在项目风险方面,近年来的灾情较为严重,像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踩雷王——中江信托,其未能兑付的规模就有80亿。而整体而言,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(截至到2019年1季度末),信托行业的风险项目有1006个,规模总数达2830亿


逾期117.6亿!安信信托惊天“自爆”



这里头问题最明显的要数地产项目。一方面房企现金流紧张,急需产品融资,这使得地产项目成为数量做多、平均收益最高的信托产品;可在另一方面,地产所受到的政策压力也是最大的的(参考中弘退),这使得地产信托的违约率也遥遥领先。像近来信托界的几个知名大雷——中泰、渤海、海航,都是和这点脱不开干系。。。至于工商企业信托,那就更不用提了,今年变脸爆雷的“大白马”,都不知有多少个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这样的问题项目还有多少?如果参与的话,又有哪些避雷的注意点呢?

首先,工商企业信托依然会是这两年的重灾区,因为这类项目一旦爆雷就难以回收。比如像这几年开展的纯信用项目,不管你是多“优质”的企业,基本都会遇到“时运不济”而无法兑付的情况。

其次,地产项目也要当心,尤其那些三四五六线城市的开发项目。对于这种闻所未闻的城市项目,即便是当地城投搞的,风险也不小(参考中江信托)。不过相对来讲,此类项目大多有土地抵押,即便雷了也能兑出点价值。

与之相比,政信项目稍好一点,但也不是绝对安全,今年也炸过几个。只能说政信逾期后的兑付能力和信用是最高的。而在城市选择上还得关注下当地的经济情况和发展前景,一些个大搞房地产的小城市就算了,棚改都退潮了,这里头的泡沫太大,这里我就不一一点名了。

总而言之,信托目前的处境极为尴尬,在风险上已不差私募多少,在收益上也没有足够的吸引力,最近总体还是慎投,注意风控。不过好消息也有,信托业最近要转型,大搞“公募化”,这也算是个契机;另外,信托的一些新业务,比如资产证券化也开始做起来了,未来这块也许会有惊喜。。。对未来厂长还是比较乐观的,相信假以时日,待行业阵痛过去,终能对得起它的“信托”之名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地址:http://www.goldentx.com/20190617103.html

下一篇:没有了